/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Jasonss (Dunhill light) 站內  diary
標題  發條鳥的逆襲
時間  2013/07/12 Fri 06:48:52


睡前看小說是一直以來的習慣,
因為腦海裡裝載著小說裡的情節入睡可以讓我暫時忘卻現實生活的紛擾.
不管是即將到期的期刊論文截止日,或是那些尚未決的電路雜訊難題.
都會被小說裡面那苦戀的藍色背景,或是失戀的灰色畫面被覆蓋.


上周某天躺在沙發上聽著電台裡的情歌,重讀著村上村樹的發條鳥下集,
其實一直想不起來上次讀它到底是什麼時候,直到兩張小便籤從最後幾頁的夾層落下,
同時也看見了自己在最後一頁留下了小小字跡"2004/07/12 敦南誠品",
看來那年夏天常常陪我不睡的畫面就是那黑暗的井以及不知停在哪個樹梢啼叫的發條鳥.


那天去接機之前,我在敦南誠品度過了不睡的一夜,
除了買了這套小說,還記得自己買了隻四色的原子筆只為了在筆記本上寫著那晚的心情.
凌晨時分在書店裡的咖啡店邊書寫邊啜著濃黑的espresso,
貌似驅趕著睡意,但是咖啡卻是用來穩定有點混亂和興奮的心情.


朋友和情人的界線在文字裡的逐漸模糊的過程是那年愛戀的序章,
接機之後是故事的開頭,然後她的淚水在接下來的章節裡不停蜿蜒,
直到我的懦弱和貪婪壞了整個的格調,戀情最終像是走入死胡同的小說只好驟然停下.
終端機的那端已經沒人和我對答,不管我說什麼就只剩下不停閃爍的游標回應著我,
最後畫面就在寫滿對不起的狀態下逐漸黯淡下去,
多少次午夜夢迴的驚醒像是當年情債滋生的利息.


直到兩年前那通電話稍微緩解了我無法自拔的夢靨,
或許她無心解救我,但是聽到她聲音當下我真的有種想哭的衝動,
這輩子可能依然無法贖罪,但是至少有個方向讓我懺悔和告解.


夜半時分想起這些絕對不是助眠的方式.
留在頁尾的日期擊破了被歲月築起的厚牆,一些早已遺忘的細節就這樣滲入夢境裡,
直到天明時分從窗戶竄入的寒意喚醒了在沙發上斷斷續續做著片段夢境的我.
撥開窗簾看著微亮的天光,心裡明白我從未原諒那年的自己,
相對於我我把自己的一部分遺留在那深不見底的井裡,
你早已把我當成生命旅途上不值一哂的過客,堅定地踏出邁向明天的每一步往前走去.


願你一切都好.



--
╭ From: 169.237.108.199                            ◎──────────╮
└──◎                    Origin: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bbs.cs.nccu.edu.tw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