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Stamford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 站內  diary
標題  走出
時間  2015/01/31 Sat 01:51:13


「欸,等一下,我想去算個命」
在三峽老街散步時,女友瞥見街角有個測字攤,興緻勃勃地拉著我走去。

『吼! 不要啦,算什麼命,不如聽我說,我還不跟你收錢』
其實我對這種不科學的東西,一向沒好感,白眼翻到外太空,連忙阻止她。

不顧我的勸阻,她仍舊在測字攤前坐了下來。
測字的老者不急不徐地說:「來~ 寫個字,我測的不是字,而是你字裡一筆一畫的氣」

測字不測字卻測字裡的氣,這倒稀奇。
女友邊寫、老者又問:「你想測的是感情吧?」,她默默地點頭。


我知道,她口中所謂的男友,其實是認識她之前,在她與他的婚禮上演臨陣脫逃的準新郎。
兩個人在訂完婚後,為了些瑣事大吵一架,男方便片面地在婚禮前兩天宣佈取消婚禮。

現在要說是男友,實際上只能算是活在她心裡那個還有感情的幻影,那傢伙早跑了。

因為她和他同在台積電工作,結婚的帖子同事們都收到了。
而婚禮取消的事,同事們當然也知道了。
大家很有默契,絕口不提。
但她總覺得走在公司裡,有許多的眼光,是同情,是懷疑,是取笑,是流言誹語。


婚禮取消後,她與他還是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生活在那個本來該是新房的空間裡。
當初買房子時,一人出一半,但感情,終究還是散了。
男生不肯讓出房子,她也不肯退縮,兩個無法走入對方家庭的人,就僵在那。


然後,她終究還是受不了無形的壓力,自動離職。
她和我一樣,給自己放了個長假,去旅行。
旅行回來之後,找了個新工作,在報到的第一天,不小心遲到了。
她驚慌失措地走進新人訓練的教室,發現講師已開始上課。


就是那一刻,我舉起手,招呼她到我旁邊坐下。
就是這樣,我們成了知心好友。


而這些個故事我們並沒有對眼前測字的老者說出。
她想了一會,寫下他名字裡的一個字。


老者拿起紙端詳了好久,嘆一口氣說:「放手吧,他不是你的。」
她瞬間紅了眼眶。


為了怕我在身旁會讓她有口難言,說不出自己想說的、問不了心底想問的,我識相地走開。
她與老者爭辯著她和他以前多快樂,她也始終相信他會回來。
即使她知道他現在身邊多了個她,也搬出了那個地方,把房子讓給她。


雖然背對著她,我仍能聽出她聲音裡的顫抖,猜出她快到崩潰的邊緣。
顧不得她還有話想問測字老者,我直接打斷了他們間的對話,與老者道謝後將她拉到一旁。
邊翻出包包裡的面紙遞給她,邊聽她抱怨付了錢卻聽不到想聽、好聽的話。


我笑她早把錢給我不就得了,依我對她了解的程度來看,
昧著良心我也可以說出一堆她心裡真正想聽、卻不切實際的謊言。
笑鬧之間,女友情緒也慢慢恢復平靜,我們就這麼繼續地在老街中走著。


有時候我在想,當我在開導她、陪伴她走出前男友的陰影時,
是不是..其實我是在說給自己心裡那個年輕的我聽?
為那個在感情路上跌跌撞撞,傷痕累累的我,找一個出口?


Give me some sunshine, give me some rain.
Give me another chance, I wanna grow up once again.



--
╭ From: 180-177-8-131.dynamic.kbronet.com.tw       ◎──────────╮
└──◎                    Origin: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bbs.cs.nccu.edu.tw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