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leftblue (無佛不成魔) 站內  feeling
標題  深•呼吸
時間  2009/07/20 Mon 12:47:31




所有的誤解,來自於不了解。


不知道你的改善是持續進行中的,知道的是,你u「我就是這樣的人」,沒有商量討論的
餘地;數次談話中與之前態度大相逕庭的煩躁尖銳;你說「我家就是這樣,順其自然就好
」時,一種被隔絕在外的疏離、覺得自己多管閒事的難堪;第二次聽見你說「我想回家」
這句話時我心頭忍不住的慌;火車上你頭也不回的身影凝在我看著列車行進的眼底。


我所接收到的訊息是你將順其自然的互動解讀成要求很刻意的增加頻率,說得很公事公辦
,這令我困惑不解,擔憂這種僵硬的方式將在未來造成頗具殺傷力的影響,而我是一個防
患未然的人,會去儘量避免可能造成的不良後果;我也是個有話就說的人,會主動積極的
建立想要的環境或模式;我更是一個熱腸子的傢伙,無法對他人的痛苦無動於衷。


我知道你可以做得很好,擁有更多,當這機會放在眼前的時候,我真的不捨,很怕你沒有
,因為我知道在與人互動的過程當中,所得到的東西有多珍貴。很想讓你多快樂些,因為
我真的認為你值得擁有更好更多,但或許,對你的情感與日俱增而失去了該有的理智,操
之過急,所以你煩燥,因為你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為你好」的壓力。


我不是假裝若無其事,只是很努力試著調整失衡的情緒、翻騰的思緒。或許你覺得我在嫌
棄你、質疑你、壓迫你,可是我很想告訴你,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有權利去勉強任何人去做
任何事情,所以即使你說你想回家時我心底非常慌亂,害怕你一去不回,卻仍然願意尊重
你的意願,心裡甚至想著夜深了,恐怕不能陪你等車……


我覺得自己該冷靜,因為,總在假日返家潮誤點的月台上,看完你傳來的簡訊,我拼命深
呼吸,再呼吸,卻還是在準備啟動的復興號車窗內乘客的表情裡,看見更多的訝異。


眼淚不是傍晚的時候流完了嗎?為什麼又不斷湧出來呢?明明氣溫這麼悶熱,為什麼身體
卻在發抖?視線很模糊,我相信等待的乘客一定不懂那個很想緊緊抱住自己、然後找個沒
人的地方放聲大哭的奇怪女人到底怎麼了,就像收件匣裡面的冷靜我怎麼都看不懂一樣。


解下頸上的項鍊,不要害怕失去的恐懼干擾我靜靜思索,關於我們的差異與不快樂。


我變得太脆弱,不像那個自尊旺盛的自己,你卻可以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我開始懂得妥
協,但是我不知道對不對,因為你的耐性竟一再失去水平;我學著反省情緒,你卻開始練
習失控。


多說一句,或許我們都得到救贖。


我會覺得是不是不能說真話,是因為說了自己的想法後,你煩燥的模樣、惡劣的情緒令我
疑惑說出口的正確性與可行性,並非從互動的改善在下論斷。或許,衝突與爭執來自於我
們因為患得患失而過度解讀對方傳達的訊息,就像對我來說,「我想回家」和「冷靜一陣
子」聽起來都像在表示「我要離開你」一樣,令我心如刀割,理智完全停擺,只想著斷尾
求生;而「管好自己的事情」聽起來會像是獨善其身的冷漠,對熱腸子的我來說,無異是
兜頭澆了一盆冷水。


我們都有自己衡量的標準和方式,做不來勉強你,也無法勉強自己接受,所以要想辦法找
出雙贏的局面。對你,我捨不得自私,更不可能嫌棄自己的選擇,但是要避免將自己的模
式套在你身上,讓你倍感期望的壓力和被迫改變的焦慮,哪怕立足點是出於善意。然而我
衷心希望,你能練習凡事多說一句,別怕麻煩,也不用當成別人不相信你,越說越了解,
也就降低了誤解與衝突的機會。


說真的,我還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處理得當,所以冷靜,是必須的,這點或許是
我們目前唯一的共識吧!



--


           『放下的時候那麼盡情的訴說著,但是放下以後呢?該怎麼辦?』

--
╭ From: 114-43-67-64.dynamic.hinet.net             ◎──────────╮
└──◎                    Origin: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bbs.cs.nccu.edu.tw newland :明明愛很清晰 卻又接受分離 但 想見不能見最痛          09/09 00:59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